夺命越野赛让全国赛事按下暂停键 谁能说服地方政府接受赛事监管?

(体育大生意 付政浩/文)21条鲜活的生命正在陆续完成赔偿,但甘肃白银百公里越野赛公共安全事件给整个中国体育界带来的震动、反思、整改和自我完善才刚刚开始。

继5月23日夜国家体育总局连夜召开“全国体育系统加强赛事安全管理工作会议”后,5月26日,国家体育总局召开“全国体育系统赛事监管工作专题会议”,要求全国体育系统加强对体育赛事的监督管理,对缺位、缺项的漏洞要及时完善,切实做好体育赛事的风险防范化解工作。

据体育大生意了解,5月23日的赛事安全会议后,体育总局下属各运动中心、全国单项体育协会、各省市体育局均开始整理自己的赛事清单,筹划赛事风险的熔断机制。多个地市在传达会议精神时均强调,要对那些原计划在今年“七一”、“十一”前后举办的各类赛事活动重点排查。随后,全国多地的马拉松、越野赛、自行车、登山、攀岩、搏击、潜水等户外赛事纷纷宣布推迟或取消。在今年这个特殊的年份中,后续会有更多的各类赛事将自纠自查、主动缓办。

如果说安全会议只是让很多赛事短期内暂缓举办,那么,赛事监管会议则旨在研究在赛事审批权取消后体育部门监管职能治理体系的建立和完善,换言之,这有望从长远角度根治当前的赛事鱼龙混杂、体育协会权力交叉导致监管不力、地方体育部门在赛事举办中靠边站的危险局面。

当然,这将在事实上收紧社会举办体育赛事的市场准入门槛。这意味着,自2014年体育赛事取消审批权后那种疯狂扩张、野蛮生长的体育办赛热度将大幅降温,行业将面临严加整顿。短期内,这两场会议或许对体育产业而言是个利空,但长远而言,这有望让体育赛事填补监管漏洞、化解安全风险、提升赛事品质,这是中国体育赛事无法省略、必须经历的自我完善阶段。只是,这种自我完善却是以21条鲜明生命的猝然逝去为代价,这教训何其惨痛。

甘肃此前已针对白银百公里越野赛公共安全事件成立了专项调查组,相信不日会对事故原因有一个全面系统、客观公允的调查结论,而社会各界关于赛事实操层面的诸多漏洞和低级错误也有一些公论,天灾人祸之争的答案必将水落石出。抛开赛事运营层面的细节问题,单从体育赛事监管的角度而言,甘肃白银百公里越野赛公共安全事件给整个体育界敲响了两大警钟:

第一、当地方政府成为赛事主办方时,赛事监管形同虚设。在体育行政审批权被取消后,体育部门其实对赛事还负有监管职责,但当地方政府主办比赛时,无论是地方体育局还是相关体育协会,其无法行使监管职责。面对这一困境,体育赛事监管如何落实?

第二、伴随着越来越多的多项目综合性耐力赛事出现,由于全国单项体育协会彼此之间管辖范畴出现交叉地带,进而导致出现监管漏洞甚至监管空白。

以此番的黄河石林山地马拉松百公里越野赛为例,乍一看名字,这是一场马拉松赛事,但实则又与常规的42.195公里的城市马拉松大相径庭,这种百公里越野赛在事实上是一种超长距离的极限耐力运动。在我国,中国田协主管马拉松运动,而与此同时,中国登山协会同时也管理山地马拉松运动。此外,中国极限运动协会近年来也开始实体化,其旗下则有户外运动委员会和森林极限运动委员会,也在尝试管理一些户外极限运动。

所以,越野跑长期以来到底该如何归口,很难有一个清晰的界定。自然,关于越野跑的赛事管理准则和举办赛事的组织标准也无人出面编写。直到2021年4月,中国田协会才在《中国马拉松管理文件汇编(2021)目录》将越野赛的组织标准首次单列出来。

一项综合性的赛事运动牵涉到多家单项体育协会而导致无法准确归口,这种现象并非越野赛一个个案。综合格斗(MMA)这项新兴运动虽然目前在中国挂靠到了中国拳击协会旗下,但很多业内人士一直呼吁,其更接近中国传统武术,理应由中国武协来分管。正是由于归口关系比较微妙,所以中国对于MMA一直没有一个非常清晰的具体管理准则。

当然,监管职权如何分配,在体育系统内部可以由体育总局自行协调。但体育赛事的监管如何落地,则非体育系统一家力量就可办到。而在甘肃白银百公里越野赛公共安全事件这场堪称是中国体育史上最惨痛之一的事故发生后,终于,体育行业之外的人士尤其是那些热衷举办比赛但忽略或抗拒体育监管的地方政府、文旅局官员们,意识到了体育监管的重要性、必要性。只是,形成这一共识的代价何其巨大。而且想要真正从落实体育赛事的监管,就目前来看,除了提高立法层次外,别无他法。

众所周知,2014年9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提出取消商业性和群众性体育赛事审批,最大限度为体育赛事松绑。随后,国务院印发《关于加快发展体育产业促进体育消费的若干意见》(简称“国发46号文”),进一步明文规定要简政放权、放管结合,取消商业性和群众性体育赛事审批。

诚然,取消体育部门的赛事审批权彻底点燃了全社会的办赛热情,体育赛事犹如雨后春笋般遍地皆是。其中,最受资本追捧、最具市场活力、举办场次最多的两类赛事就是马拉松和搏击格斗赛事。马拉松和搏击赛事也分别代表着两种运营逻辑,社会资本看重赛事观赏性,所以频频投资社会机构主办的搏击格斗赛事,而马拉松赛事的最大拥趸则是各地方政府,地方政府往往亲自上阵主办比赛,个中考虑和办赛逻辑同样非常直观。

地方政府认为,举办马拉松比赛不仅能迅速提高城市知名度,而且还能推进城市基础设施建设、带动城市旅游业发展,马拉松正在成为一种以赛事为媒介,推动举办地体育、旅游、娱乐、餐饮住宿、交通等多种产业融合升级的经济发展新模式。而且马拉松赛事的参赛选手不仅不需要赛事主办方负担出场费,反而还要缴纳报名费,进而拉动当地的体育旅游产业,这让很多经济并不发达的城市也具备了举办赛事的实力。同时,举办马拉松赛事也是贯彻全民健身和健康中国战略的举措。基于多种利好,各地政府不约而同均开始举办马拉松赛事,甚至不介意给承办公司一笔不小的赛事补助费用。

正是在地方政府的大力推动下,马拉松赛事开始呈现井喷态势。2015年全国只有134场比赛,而2019年中国田协统计的马拉松赛事已增至1828场。相比之下,单靠社会资本投资的搏击赛事则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虽然早在2015年就达到了峰值,当时全国有直播平台的知名搏击赛事有60家,几乎每个周末都有一场直播赛事,但随着2018年体育投融资行业进入了资本寒冬,大量搏击赛事被迫停办、销声匿迹,只留下一地鸡毛。

正如上文所言,在体育行政审批权被取消后,搏击和马拉松成为举办场次最多的两类赛事,但与此同时,恰恰也是这两类赛事中鱼龙混杂、泥沙俱下、监管真空、野蛮生长的混乱情形出现得最频繁,生命安全等问题也最为常见。马拉松选手猝死、假大师约架自我炒作、大学生初学格斗参加MMA比赛身亡……这些事件每次发生都会撩拨社会大众的神经,上升成为舆情事件。

正是鉴于在取消赛事审批权后很多社会赛事缺乏监管进而导致乱象丛生,所以,体育总局自2015年先后制定了《体育赛事管理办法》、《体育总局关于进一步规范体育赛场行为的若干意见》、《体育市场黑名单管理办法》、《体育总局关于进一步加强体育赛事活动监督管理的若干意见》等规范性文件,意在加强对赛事的赛中和赛后监督、管理、服务。而针对专业门槛较高、安全问题频发的马拉松和武术搏击两个赛事领域,体育总局还专门在2017年印发了《关于进一步加强马拉松赛事监督管理的意见》和《关于进一步加强武术赛事活动监督管理的意见》。

由于无数搏击赛事的举办方多是社会机构,面对体育总局的发文,行业乱局很快就收敛很多。但马拉松赛事的主办方多是地方政府,往往书记、市长亲自担任组委会主任,体育总局的监管文件并未得到有效落实。如你所见,这些文件均是部委级别出台的规范性文件,法律效力层次低、影响和约束力不足,自然很难得到地方政府的重视。

在我国现有的法律法规体系中,法律、行政法规、部门规章、规范性文件的约束力从大到小依次排列,而体育总局出台的这些《意见》都是法律效力层次最低的规范性文件。下发到地方后,往往也只有地方体育局代表所在地政府认真研读学习一番罢了。

但问题是,当地方政府亲自挂牌主办马拉松赛事时,地方体育局和相关体育协会不仅无权监管,甚至有时还会被参与程度更深入的公安、消防、医疗、旅游、环保等部门挤出大名单。面对这种困局,任凭体育总局频频发文,监管根本无法落到实处。哪怕偶尔会出现选手猝死,也未能引起全社会的关注和震动,自然也很难触动那些地方一把手们。所以,长期以来,呼吁加强体育赛事监管的声音只停留在体育系统之内。

如今,甘肃白银百公里越野赛公共安全事件导致21人死亡,举世震动,万众声讨,高层过问,中外瞩目,甘肃白银的地方政府沦为众矢之的,与此同时,各地政府也心有戚戚。当此之际,全社会终于形成了要加强体育赛事监管的共识。体育总局此时召开“全国体育系统赛事监管工作专题会议”,重提加强对体育赛事的监督管理一事,无疑也是治理体育赛事鱼龙混杂的一剂良药。

鉴于体育系统目前的规范性文件法律效力层次太低,想要真正让体育监管落到实处、压实责任,唯有提高体育赛事监管的立法级别,推动全国人大出台相关法律,或由国务院制订相关行政法律,方可真正长久根治体育赛事监管无力的顽疾。如此一来,地方政府也必须相应出台相应的法律法规,从而真正让体育赛事监管落到实处。用一桩惨案唤醒全社会对体育监管漏洞的关注,推动体育赛事监管规则真正落地,这或许是甘肃白银百公里越野赛公共安全事件这桩悲剧够给行业留下唯一的宝贵遗产。

注:本文所用图片来自网络

PC4f5X

文章作者信息...

留下你的评论

*评论支持代码高亮<pre class="prettyprint linenums">代码</pre>

相关推荐